南昌市放生护生协会,南昌旅游文化三绝寺庙观

这类庙宇虽不起眼,但在南昌有数百处之多,如土地庙,关帝庙,海棠庙等,但知名的却要数地处象山北路中断侧的三皇宫,为清代光绪年间省内83家药主捐款修建,内供伏羲、神农、黄...


一、一天放生什么时辰最好

1、南昌旅游文化三绝寺庙观

2、南昌古代寺院大家熟悉的佑民寺,供的是如来;水观音亭,供的是观音菩萨。地处西山、离洪崖丹井北面处,有一唐代建的香城寺。此寺始建于晋朝,为南昌古寺建筑之寺内和尚数十之众,昔日香火旺盛,和尚诵经时常焚烧檀香木屑,方圆几里的人闻之檀香扑鼻,故名香城寺。香城寺在唐代系其鼎盛时期。唐咸通八年,镇南节度使严景书题“咸退闫若”四字传之百年,明嘉靖、万历年间都修建过,今已荡然无存,唐朝学者陈陶诗“十里严宫礼竺泉,旃榭楼阁半天香……”正是当年香城寺知名度最高的写照。

3、据《南昌县志》载,南昌城南神经塔下有一塔下寺,其为南昌最完整的一座寺庙,内祀佛祖,寺壁描有十八罗汉图像,原名“天佛院”,相传此寺“求雨必应”之说,故来拜佛者众多。解放前所看到的塔下寺为清同治年间修复的建筑物,塔下寺为佛寺,又和绳金塔一样,为南昌城南一景区,和城北滕王阁南北竟雄、装点了英雄城一隅。旧日南昌知名的寺院还有地处今六眼井附近的普贤寺,作为寺院,它和南昌其它寺院不同的是,普贤寺曾存有南昌三宝之一的普贤寺铁象。铁象铸于南唐保太二年,后工匠又在殿前铸了一具重千余斤的莲花形香炉,炉高三尺五寸,香炉脚为三个勇士形象。

4、南昌的庙和寺不同的是,它系旧时祀奉先祖、先贤或神佛之地。这类宇宙,并无和尚居住,而是市民根据自己所崇敬的偶像所供。这类庙宇虽不起眼,但在南昌有数百处之多,如土地庙,关帝庙,海棠庙等,但知名的却要数地处象山北路中断侧的三皇宫,为清代光绪年间省内83家药主捐款修建,内供伏羲、神农、黄帝三樽先贤。伏羲,传说中的部落酋长;神农即炎帝;黄帝,中原各部落共同祖先。因三帝系历代医学祖先,故名三皇宫。宫内还配祀药王菩萨(即扁鹊)。旧日三皇宫香火不绝,每逢三皇圣诞日,宫内外装灯结彩,供者像赶描绘一般热闹非常。不言而喻,这些庙宇存在千百年之久,它为南昌民族文化添了多彩的篇章。

5、旧时南昌有观数处,观,是中国故有的宗教,即道教的处所,如南昌西山万寿宫就属观的范畴。唐神农年间,南昌德胜门外建了一处龙兴观,即是道人祀奉老子的场所,又是南昌著名的景区,旧日的龙兴观,观宇气势壮观,内壁诗联条幅字字生辉,尤其是观宇之侧有一假山,高达数丈,玲珑披秀,史载龙兴观为南昌市最早的园林景物,“谁将怪石迭危峦,移得仙京小洞天”,可见当年之状。上年岁的人记得,过去南昌城内洗马池处有一妙济万寿宫,占地广阔、殿宇辉煌,每当八月朝圣福主菩萨,万头攒动,人烟凑集,半月香火不衰,数百年来,它系南昌的骄傲。尤其是许多传神的故事出自仙宫诸神,使昔旧的妙济万寿宫名扬四方。

6、今之南昌寺、庙、观,已有不少修复,昔日宗教色彩已淡,替之而来的是民族文化的传播,作为南昌旅游文化,它将和其它名胜一样,异彩竞放。

7、安义县佛教协会第二届代表大会在安义古村召开

8、大菩文化江西讯6月19日,安义县佛教协会第二届代表大会在安义古村召开,安义县30多位代表聚集一堂,共商安义县佛教事业发展大计,描绘新的发展蓝图。南昌市委统战部副部长、市民宗局局长黄文,安义县委常委、统战部部长黄剑魁,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江西省佛教协会会长纯一大和尚等到会祝贺。

9、安义县佛教协会换届选举大会镜慧法师当选安义县佛教协会会长

10、会议选举产生了22位理事,12常务理事,组成了新一届理事会。会议听取并审议通过了县佛教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工作报告,选举产生了县佛教协会新一届理事会领导班子,镜慧法师当选为会长。

二、成都哪个地段放生最好

1、会议希望,安义县佛协新一届理事会领导班子继续团结带领佛教界,坚持正确方向,做到爱国爱教,守法守规,崇善崇德,营造佛教和顺的社会环境,进一步推动佛教事业发展,为安义的和谐稳定发展做出新的贡献。

南昌市放生护生协会,南昌旅游文化三绝寺庙观

2、纯一大和尚和黄文局长讲话,祝贺并提出几点建议。

3、安义县佛教协会成立五年来,始终高举爱国爱教旗帜,努力构建和谐宗教,为安义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做出了积极贡献。同时佛教界在扶贫济困、关爱社会上也做了大量工作。特别是在今年疫情防控工作中,充分展现了佛教届的责任担当。安义县所有佛教场所暂停对外开放,停止开展宗教活动,并积极捐款捐物助力疫情防控阻击战,共捐赠善款14万余元,彰显了佛教的慈悲情怀和大爱精神。

4、7月2日,新修订的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经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,对于备受关注的野生动物放生问题,修订后的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规定,放生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、生产,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。随意放生野生动物,造成他人人身、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,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。据了解,目前,南昌有十多个放生团体,经常违规向各大湖泊、山林放生野生动物,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影响。

5、造成损害要承担法律责任

6、对于野生动物放生问题,修订后的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规定,放生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、生产,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。随意放生野生动物,造成他人人身、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,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。

7、对此,相关专家解释,对把活的野生动物放回自然界,法律中有两个概念,一个是放归,一个是放生,放归多体现在科学研究中。普通老百姓接触的放生有两种情况:一种是把买来的外来物种如巴西龟放到野外,新修订的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对这种行为是禁止的,而且还设定了罚责;另一种是放生当地的物种,新修订的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规定,不能随意放生,强调的是民事责任。

8、据了解,新修订的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通过之后,国内一些媒体曝光了各大省市的一些野生动物放生团体,它们定期违规向各大湖泊山林放生野生动物,除了放生一些普通的淡水物种之外,还放生一些凶猛的外来物种,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。

9、近日,记者调查发现,南昌也活跃着类似的放生团体。记者粗略统计发现,南昌大概有十多个放生团体,都是自发的民间组织,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开展2~4次放生活动,频率非常高。放生的物种主要是在水产市场购买的一些乌龟,比如巴西龟、鹰嘴龟、鳄龟等,以及黄丫头、淡水鲳、青蛙、田螺、泥鳅等。放生区域主要为南昌的各大湖泊、山林,如艾溪湖、青山湖、象湖、赣江以及一些公园、森林。

10、为一探究竟,记者加入了其中一个放生团体,该团体有900多个成员。从活动公告上可以看出,这个放生团体基本上每个月都会组织3~4次放生活动,会放生一些鸟类、鱼类,其中不乏雀鳝、淡水鲳、鳄龟等危险外来物种。在发起放生活动前,管理员会发布相关的放生事宜,并组织募捐。筹集到善款之后,再到水产市场、花鸟市场购买一些物种,之后集中到一些江河湖泊、公园、森林放生。对于这类放生活动,成员们参与度与积极性非常高。


参考资料

相关文章